• 首页|
  • 时务|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催眠幻想曲明星篇 ,深度催眠封存记忆

    来源:恩施日报

    POST TIME:2020-4-9 14:17

    交警们给大巴车绑上防滑链 本文图均为 受访者 供图 1月25日,四川广元树人中学玉树班的高一学生更却尕毛,坐在了返乡的大巴车上,她因心情激动而无法入睡,一直看着窗外海拔5000米的巴颜喀拉山。 更却尕毛是2019年青海“护学行动”的第13批学生之一。和她一起返乡的,还有400多名同样来树人中学玉树班的学生,他们乘坐着统一安排的大巴车从西宁出发。大巴车前后,警车负责开道、护卫,将跨越冰雪覆盖的800公里路程,一路将学生们送到父母身边。 每年春节前,在北京、广东、四川等全国14个省市区的48所学校就读的青海玉树民族班学生,都会像更却尕毛一样返乡,但由于玉树不通火车,他们只能乘坐火车先到青海省会西宁,再转乘大巴走完回家之路。 为了确保孩子们平安、顺利返乡,自2010年起,每逢寒暑假,青海省公安厅交警总队都要组织玉树州、海南州、果洛州、西宁市属地和沿线交警部门,分批护送学生。 今年,已经是青海“护学行动”的第九年,共有6012名异地就读的青海玉树民族班学生返乡,从1月6日至2月2日,这些学生分为18个批次被送回玉树,共历时28天。 学生们准备登大巴返回家乡 800公里返乡路被冰雪覆盖,交警全程护送 1月24日上午8点17分,随着K1520次列车缓缓抵达西宁站,来自辽宁省沈阳市翔宇中学高一年级的200名学生顺利抵达了西宁,他们已经乘坐了将近44个小时的火车,然而,大部分学生的返乡之路还有800公里左右的路程。 学生们拉着行李箱走出西宁站时,玉树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大队长桑丁已经在火车站广场上等待着。8点30分,其中175名学生拉着行李箱登上了等候已久4辆大巴,随即启程,朝着玉树出发。 从西宁到玉树的公路冬季冰雪覆盖,为了确保安全,大巴车前面由警车开路,全程控制着行车速度。临近中午,大巴车顺利翻越了平均海拔4000米的日月山,到达共玉高速公路服务区,这也是整个行程里唯一一个服务区。 过了日月山,海拔逐渐上升,气温也开始降低。在这里,海南州公安局交警支队的交警已经提前到达并准备好了热水和方便面,学生们一下车,就能吃到热乎的面条。 在交警们给方便面加水时,海南州高速交警管理科科长桑才让解开了在外执勤的手套,用手依次触碰孩子们正在吃的方便面,再三确认水是不是热着,然后转身叮嘱倒水的交警“要热热的水”。 这顿饭是此后的700公里路途中,学生和交警们唯一的一顿饭,接下来大巴和警车几乎都行驶在高山、高海拔地区,没有服务区和休息站,只有临时停靠的路边港湾可以让学生们和司机稍作休息。 在日月山之后,还需要翻越9座大山,包括海拔5000米的巴颜喀拉山和海拔4553米的长石头山。桑丁说:“今年的路况尤其严峻,从12月底开始,共玉高速公路果洛玛多辖区内连续下了6场大雪,冰雪覆盖近136公里的山区道路。” 其中,途径长石头山的20公里路程最为艰难。由于连续降温降雪导致路面雪上加雪,积雪已经盖过了公路护栏,两旁的车道堆满了积雪,仅有一条车道供车辆通行。而这一条车道,是果洛玛多的交警们昼夜奋战、连续工作了七日“趟”出的一条路。 玛多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诺增旺姆告诉澎湃新闻(在年初时,由于连日暴雪封路,玛多地区有近130公里积雪结冰严重路段,510多辆车被困。“但驻守在平均海拔4300米的玛多的交警只有10个人,他们当时没有专业的铲雪设备,又怕群众被困山上会出意外,就把警车停在开不动的地方,徒步30多公里上山,用铁锨一个个把车轮给刨出来。当时温度是零下30度,在这种环境下抢通公路,真的是交警们硬生生‘趟’出来的一条路。” 得益于积雪及时被铲除,大巴车在路过长石头山时一路畅通,但为了确保安全,车速仅有25km/时。在缓慢的行驶中,仍然能够清晰地看到窗外正铲除积雪的推土机和指挥操作的玛多民警。“如果没有这些民警,无论是我们的学生,还是人们春运回家,都是回不去的。”桑丁说。 1月24日21点整,车队抵达了玉树州结古收费站,距离目的地仅有15分钟的车程,一路昏昏睡睡的学生们开始兴奋起来,尽管夜色朦胧,但学生们仍然扒拉着窗帘向外看,尽力寻找着最熟悉的景色和街道。 21点15分,带着175名孩子的车队抵达此行目的地,路边期盼已久的家人已经在两旁排起长长的队。有的学生还没找到爸妈的身影,已经开始控制不住眼泪。桑丁说,看着孩子们和父母拥抱在一起,是他们每一趟护送里最感欣慰的画面。 将171名学生依次点名、确认后交到父母手中,仍有4名囊谦籍的学生留在车上,他们所在的村子距离玉树州仍有170公里,由玉树市交警大队负责专程接驳护送。25日凌晨2点多,最后四名孩子终于见到父母。至此,第12批次玉树返乡学生全部平安顺利到家。 青海省公安厅交警总队总队长王福海介绍说,今年春季返校将在2月9日至2月28日进行,到时共有16批次的玉树学子又要启程前往全国14个省市区的学校就读。“青海四地的交警还将接力护送。这样的护送行动我们已经坚持开展了9年,未来也会一直坚持下去。” 玉树交警在玉树州接驳转运4名返乡学子回家 震后异地办学,给了学生们更广阔的平台 1月26日凌晨2点,随着大巴车缓缓驶入玉树州,更却尕毛终于见到了前来接她的父亲,这是她自去年9月离家后,第一次返回玉树。“我们先是坐了9个小时的火车,然后再坐大巴,但我一路都睡不着,回家心情特别激动。” 在四川广元树人中学玉树班就读高一的更却尕毛,此前在玉树读完初中后,凭借着优异的中考成绩,填报了异地就读的志愿。“当时很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因为总能听到老师们说:世界那么大,你得出去闯闯。有种说不出来的激动。” 在上高中前,更却尕毛走过最远的地方,也没超出玉树州的范围。“去年9月真的坐上大巴离开时,眼泪一直止不住的流,因为我从来没有离开过父母,一个个陌生的人出现在我面前。”如今,一眨眼过去了一个学期,尽管时常思念父母,但更却尕毛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四川的学校比玉树环境更好,不管在学校还是生活方面,老师们都会特别关爱我们。我们每天学习也都挺忙的,毕竟都是离乡在异地求学,为了不辜负父母的期盼,我们大家都很刻苦。” 更却尕毛说,自己未来最想考西北民族大学,希望能离家近一点。 玉树州教育局派驻树人中学挂职副校长尼玛旦周告诉澎湃新闻,树人中学的玉树班自2017年开设,目前已经有400个来自玉树的学生,高一和高二分别有四个班级。尼玛旦周原是玉树州第二民族高级中学校团委书记,在学生们开始异地就读后,他也被派驻到树人中学担任副校长,负责玉树班学生们的工作。 “学校里给玉树班的学生配备了优秀的老师和班主任,无论教学资源和师资力量都很好。在住宿和饮食方面,学校也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尼玛旦周说,学校为了让玉树学生感受到家乡氛围,在宿舍里给学生们设计了一个文化墙,可以贴家人和家乡的照片。在饮食上,也常常会提供玉树的酸奶等家乡食品。 尼玛旦周说,玉树州的异地办学项目给了学生们更广阔的平台,学生们也很珍惜这个能够接触外面世界的机会,“孩子们对知识的渴求欲很强烈,都很努力和听话”。 玉树州教育局异地办学负责人蔡佩清告诉澎湃新闻,最初将玉树学生送到异地就学,还是起因于2010年的玉树地震,“当时地震导致州内学校被毁,初中、高中10000多名学生被送到了外地读书”。 “震后我们州只有两所高中,但学生数量持续上涨,尤其是在2015年两级攻坚的背景下,玉树州的初中毕业生出现了井喷式增长。”蔡佩清说,震后修建的中学仅有两所,无法容纳那么多学生,于是在2015年启动了异地办学项目计划,每年选拔出至少1000名初、高中、中职学生,送到北京、辽宁、广东等地就读,目前平均每年约选派1500名学生。 蔡佩清介绍称,这个计划的初衷,一方面是解决玉树高中学位紧缺的问题,一方面是因为玉树州内95%以上的学生都来自广大农牧民群众,希望这些孩子能够接触内地优质的教育资源。而学生们在异地就读期间,学费、生活费、交通费等费用皆由玉树政府承担,“像北京一个学生就要花费25000元,其中学生负担5000元,精准扶贫家庭的学生则全部免费。” 蔡佩清说,这个计划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以北京师范大学大兴附属中学玉树班为例,高考本科升学率最高达到88%,最低也有81.4%。而玉树州内高中的本科升学率不足20%。 但在发展异地办学的同时,玉树州内也在修建新校,“从2015年开始我们就新修了四所高中学校,目前三所都已经投入使用,还有一所正在修,尽量解决州内生源就读的问题。” 尼玛旦周也告诉澎湃新闻,在2015年之前,玉树市第二民族高级中学学生一度达到2400人,但随着异地办学的开展和新建学校的使用,目前学生数量稳定在1800人左右,学校的教学质量和食宿条件都有了很大的提升。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23769184373777562&wfr=spider&for=pc

    Copyright © 2000-2020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催眠幻想曲明星篇 ,深度催眠封存记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