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时务|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ntr的番剧 ,儿子结婚父母演示洞房

    来源:牡丹江日报

    POST TIME:2020-4-4 15:53

    重庆是“山城”,也是“江城”,主城区长江、嘉陵江两江交汇,滨江地带成为城市的重要景观带。“两江四岸”如何变脸?重庆启动了设计方案全球征集,91家知名设计机构及联合体应征报名。 20日,重庆市住房城乡建委举行主城区“两江四岸”治理提升方案征集现场交流会,入围的12家国内外设计单位负责人、总设计师等参加,这标志着我市“两江四岸”方案设计国际征集正式进入设计创作阶段。 交流>> *设计范围:重点治理提升主城中心区域的滨江地带,岸线总长约109公里 *设计重点:突出两江自然生态功能,强化休闲生活、健身娱乐、旅游观光等功能 *建设目标:山清水秀生态带、立体城市景观带、便捷共享游憩带、人文荟萃风貌带 全球设计“大咖”齐聚 为提升主城区“两江四岸”建设品质,引入高水平设计机构参与“两江四岸”方案设计,市住房城乡建委启动主城区“两江四岸”治理提升方案设计国际征集工作。 10月18日,重庆在国内主流招标平台发布了《重庆市主城区“两江四岸”治理提升项目方案设计国际征集资格预审公告》,引起了国内外知名设计机构的关注,来自美国、英国、德国、荷兰、韩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20个国家和地区,共91家知名设计机构及联合体(169个法人实体单位)应征报名。其中,境内设计机构(联合体)17家、境外或外商在境内设立的设计机构(联合体)36家、跨国联合体38家。 市住房城乡建委邀请了来自北京、天津、深圳、成都以及市内规划、景观、建筑等领域知名专家,组成了资格预审委员会,召开了方案征集资格审查会。中规院、同济大学、美国SWA公司、美国SASAKI(佐佐木)公司、法国TER(岱禾)公司、澳大利亚HASSELL公司、英国扎哈·哈迪德公司、法国夏邦杰公司等12个国内外一流设计机构入围。 11月20日至22日三天时间,市住房城乡建委组织开展方案征集现场交流会,12家入围设计单位(联合体)的企业负责人、总设计师等共129人参会。众多国际知名设计“大咖”齐聚重庆,包括SWA大卫·汤普逊院士、SASAKI设计总监张韬、ZAHA董事Craig Kiner、HASSELL安德鲁·威尔金森等。 除了20日的首场专家讲座,设计“大咖”还将赴“两江四岸”实地踏勘,熟悉重庆主城区“两江四岸”的规划建设、生态环境、历史文化、民俗风情等,增强方案设计的针对性、可操作性。 109公里岸线率先实施 市住房城乡建委勘察设计处处长董孟能介绍,主城区“两江四岸”治理提升实施范围,河道中心线长度约180公里,两侧岸线总长约394公里(含江津段30公里),目标是“山清水秀生态带、立体城市景观带、便捷共享游憩带、人文荟萃风貌带”。 沿长江,上起九龙坡区西彭镇,下至江北区五宝镇;沿嘉陵江,上起北碚城区,下至渝中区朝天门。 此次方案征集的重点,是近期将实施的109公里。2018—2022年,将重点治理提升主城中心区域的滨江地带,岸线总长约109公里,包括:嘉陵江北岸(高家花园大桥—大佛寺大桥)17.8公里;嘉陵江南岸(双碑大桥—朝天门)16.3公里;长江北岸(鱼洞长江大桥—朝天门)34.3公里;长江南岸(龙洲湾—寸滩大桥)40.6公里。 交流会上,市规划资源局、市水利局、市文化旅游委、市交通局、市城管局等市级部门领导和专家,就规划、水文、文旅、航道码头、园林绿化、消落带治理技术,以及历史文化、城市发展等方面进行了专题讲座。 市文化旅游委公共服务处处长周采介绍,今年上半年,重庆接待境内外游客超过2.62亿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超过1923亿元。重庆游客接待量、旅游综合收入均呈两位数增长,增幅排名全国前列。 “‘两江四岸’是打好‘五张牌’、打造旅游业发展升级版的重要内容”,周采说,“以‘两江游’、‘三峡游’为例,我们内河豪华游轮已具备国际接待能力,但缺乏游轮母港和码头,登船、下船的形象通道设施等,要提升人文品质,增强旅游文化公共服务能力。” 现场交流会结束后,入围设计机构(联合体)将正式启动方案设计工作,标志着重庆市“两江四岸”方案设计国际征集正式进入设计创作阶段。方案征集的创作成果将于明年1月底完成,经专家评审后将揭晓公示。 把脉>> 亲水性欠缺、游憩设施缺乏…… 滨江地带存在这六大不足 主城区的滨江路岸线长,人们耳熟能详的有长滨路、南滨路、沙滨路、巴滨路等,可以休闲观景、散步锻炼,也可以为车行交通分流,“两江四岸”已经成为主城居民生活的一部分,外地游客也有不少到滨江路去拍照、观景。 但是,根据相关部门前期调查,主城区“两江四岸”整体来看还存在六大不足。 一是环境脏乱、生态质量差。大多岸线植被稀少、覆盖率低,对雨水积存、自然渗透不够;“消落带”的落差大,直立式挡墙、高架桥墩工程硬化严重;码头、餐饮船数量较多;次级河流水生态、水环境还需改善。 二是景观杂乱、观赏性差。沿江高架桥造型简陋,桥下空间杂乱无章;堤岸立面单调生硬;临江建筑总体过高、过密,部分建筑造型简单,立面杂乱;部分夜景灯饰简单粗糙。 三是公共开放空间少,亲水性差。现存滨水开放空间形状狭窄,面积偏少;部分开放空间地形陡峭,利用困难;大量可用滨水空间被非公共游憩设施占用。 四是游憩设施缺乏,体验性差。滨江步道未全线贯通;景观和观景设施缺乏;大部分游憩空间品质较差;公共服务设施数量不足,种类单一;市政配套设施不足。 五是交通设施缺乏,可达性差。常规公交未全覆盖,设施间接驳换乘不便;连接内侧腹地的横向步行通道少;适宜山城、江城特色交通方式的保护和发展还需加强。 六是历史文化遗存保护利用不够,人文彰显不足。缺乏挖掘、保护和活化利用;缺乏串联整合,整体性不足。 支招>> 增加滨江可达性、打造江岸眺望系统…… 来听听设计大师如何“支招” 主城区“两江四岸”如何建?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专访了4位“大咖”,来听听来自全球的设计大师为重庆“支招”。 美国SASAKI公司董事张韬: “不能只注重景观,还要注重互动性” 美国SASAKI公司董事张韬是第二次到重庆,去年也来过,对这座立体山城印象深刻。 “重庆太特别了,不仅是饮食、文化,还有地理特色”,张韬说,比如,现在非常热门的李子坝“轻轨穿楼”;还有就是一幢大楼,不管从1楼还是11楼出去,都是大门和道路,“与其他城市不同,这是非常立体的城市,非常魔幻。” 这次他从美国波士顿飞抵重庆后,专门抽空在头一天晚上去了趟南滨路,细细逛、慢慢看。 张韬说,“两江四岸”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空间,但是也发现了几个不足,一是亲水性不够、活动空间不够,不能让人们去拍了照,感觉就没什么事干了,应该还要想到如何把人留得下来;二是可达性不够,公共交通延伸到滨江路的并不多,步行系统也急待完善;三是功能、形态还需提升。 张韬建议,滨江地带的功能、形态应该是“多元化”的,应该适合不同人群、不同需求、不同年龄、不同时段、不同季节,是一个多元的活跃空间。也就是说,不论是老人小孩还是年轻人,不论是白天还是夜晚,不论是外地游客来游玩还是本地居民散步锻炼,都可以有很好的体验,不能只注重景观,还要注重互动性。 “现在城市大多‘千城一面’,如果把你蒙上眼睛带到一座城市,很难分辨出是哪个城市。而重庆本底很好,彰显着多元和包容、开放和野性,要充分挖掘独特的自然地理资源”,在张韬看来,重庆主城区“两江四岸”打造,是基于“山城”的背景下,国际上并没有很好的方法可以借鉴,一定要做出自己的特色。 易兰(北京)规划设计股份有限公司首席设计师陈跃中: “打造江岸眺望系统,并注重提升细节” 易兰(北京)规划设计股份有限公司首席设计师陈跃中,从上世纪80年代初起,就多次来重庆,对这座城市非常熟悉,也看到了巨大的变化。朝天门、南滨路、洪崖洞等,都是他爱去的地方。 “这是这么多年的设计中,最让人兴奋的一个项目,但压力也很大”,陈跃中的言语中,表达着对重庆的喜爱,“长江、嘉陵江是重庆的重要资源,把‘两江四岸’作为城市打造的节点,是非常好的项目。国内外设计团队的到来,也将发挥各自所长,让重庆的江岸线变得更美。” 陈跃中说,重庆的“两江四岸”现状,存在一些需要改善的难题。比如,三峡工程周期性蓄水形成的“消落带”高差大,是目前景观打造的一个难题。此外,在滨江路观景的时候也发现,核心地带滨水空间远处观景不错,但是近看细节上还有很大提升空间,游憩空间也需要增加。 “生态的重构、公共空间的重构、文化体系的重构”,这是陈跃中给出的三点建议。 陈跃中说,以生态为例,将重点解决“消落带”的景观设计,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而沿江地带,不只是种点树,不能人们进去后没地方待。公共空间打造上,不能只注重视觉效果,而忽略了参与,要打造成为有可达性、参与性和舒适性的滨水空间,还江岸于老百姓。文化体系方面,重庆的文化底蕴深厚,要把独特的文化“亮出来”。 此外,他建议打造系统性的“江岸眺望系统”,“不仅可以看别人,也可以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 英国ZAHA董事Craig Kiner(克雷格基纳) “将新的设计理念,融入现有城市景观” 英国ZAHA董事Craig Kiner(克雷格基纳)是第一次来重庆,可来了之后就被重庆“圈粉”。“我们公司其他同事来过重庆多次,也成了我很向往的地方”,Craig Kiner说,会议的前一天来到重庆之后,去了滨江路散步,“山城的独特美景,让人感觉太震撼了。” 震撼之外,也让Craig Kiner感到了此行设计之难,“难点在于,如何将新的‘两江四岸’设计理念,融入到现有的城市景观中去,这是我们思考的方向。” 长江、嘉陵江沿岸,自然资源、人文资源非常难得,在世界上很难找到一座如此特殊的城市。重庆的“两江四岸”,还有很多的历史遗迹、文化遗迹,让他非常感兴趣,这次设计也非常激动。 但是,在散步时他发现,江岸的利用效果不佳。Craig Kiner说,去江岸散步、观景时,却很少有地方可以留下来休闲,在一些视觉节点也应该好好地利用起来,“希望用我们的设计理念,为重庆打造属于这座城市的‘新名片’。” 美国SWA设计总监、首席设计师 David Thompson(大卫·汤普逊) “亲水地带被大马路阻隔,因地制宜建过街步道” 美国SWA设计总监、首席设计师David Thompson(大卫·汤普逊)说,此前对重庆的“两江四岸”设计有参与,如长滨路菜园坝到储奇门段,大约有5公里左右,作了相关的概念设计。 以这一段滨江路为例,他感受到了设计的复杂性。David Thompson说,这是一个狭长的滨江地带,不仅有大量高架桥裸露的桥墩,而且有不少老房子;人与滨水空间的可达性不足;城市滨江地带的交通体系还需完善。 “重庆的滨水空间,几乎被大马路所阻隔,造成了可达性不够、亲水性不够,这是重庆‘两江四岸’现状的共性”,David Thompson说,“这是需要改善的重要方面要,增加滨水空间的连通性和可达性,让人们更加便捷的亲水、戏水、乐水。” 如何增强可达性? David Thompson建议,要因地制宜建设步道,包括过街步道,将马路两侧有机的连接在一起。设计上可以与景观相融合,在重要的节点可以有“曲线桥”,既是有趣的特殊景观,也是过街的重要通道;在普通的地方,不用浓墨重彩去强调,可以潜移默化地进行平面步行引导,来烘托可达性。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蒋艳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17655660187397823&wfr=spider&for=pc

    Copyright © 2000-2020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ntr的番剧 ,儿子结婚父母演示洞房 sitemap